关注功能医学医生微信号 : gnyxys

对话王树岩医生:什么是真正的功能医学(一)

近日,在一间刚落成的阳光明亮的诊室里, 国内第一家功能医学中心的创始人王树岩医生接受了私人医生网的专访,第一次向媒体分享了其对功能医学的认知与见解。
在朝阳医院做了17年临床医生的王树岩医生温和、谦虚、低调,现在的头衔是和润国际健康管理中心功能医学首席专家、华彬健康功能医学首席专家,曾经是永悦功能医学暨抗衰老中心创始人兼医学总监。
当年,作为心内科医生王树岩曾经满怀医者的社会责任,四处寻找平台,希望能够为贫困阶层的高血压患者的预防工作做些事情。后来几经碰壁之后,机缘巧合的接触到了功能医学,从而一发而不可收;先是参与创建了国内第一家功能医学诊疗中心,后来又成为了美国国内功能医学权威教育机构——美国功能医学研究院中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医生学员。
目前,功能医学在国内主流医学界仍然受到一定程度的质疑,很多鱼龙混杂的机构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也在混淆功能医学这个概念,但王树岩坚持清者自清的原则,一心认真研究技术。
以下是私人医生网与王树岩医生的对话实录:
私人医生网:在接触到功能医学之前在做哪方面的工作?
王树岩:我个人是学临床的,1993年开始在北京朝阳医院工作,做了17年的临床医生,当初在心内科工作,门诊最多的时候一天看一百多个病人。
2007年,我去了美国做访问学者两年,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医学院做基础的干细胞治疗缺血性心肌病的基础研究。
回国工作半年以后,我的理念就变了,与其往跳不动的心脏上打干细胞,不如做预防,因为当时干细胞治疗费用很高。当时,我是想做缺血性心肌病的预防,特别是低端人群的高血压防治,这样可以真正预防缺血性心肌病。一直在寻找这么一个项目,但是我发现没有一个现成的平台,在寻找的过程中,发现健康管理确实挺吸引我的。
私人医生网:从医过程中,在朝阳医院有什么事儿触动你想学功能医学?
王树岩:其实在朝阳医院的时候还没有,当时脑子里面还是临床医生的思维,没有太多触动我。真正触动我的还是在美国的这段学习。到了美国,观念就变了,美国已经开始停掉耗资高额的心脏移植研究,转向心脏病的防治。回国之后,有猎头找到了我,介绍功能医学是高端人群的健康管理项目。当时为了熟悉健康管理系统,所以决定做功能医学。永悦功能医学中心5月16号开业,我是5月6号开始来跟着筹建,这个项目走了三年半,虽然经营结果不太好。但我接触永悦才知道什么叫功能医学。从临床医生角度,早期我对功能医学也有很多质疑和问号。
私人医生网:什么是功能医学?
王树岩:功能医学定义:是一种完整性并具有科学基础的医学,除了治疗疾病外,它更提倡健康的维护,利用各种特殊功能性检查来了解个人体质的独特性再依其结果设计一套『量身订做』式的干预方法去修复生理、心理和结构平衡,进而达到治疗疾病和促进健康的目的。
功能医学是一个很生僻的词,但有几点特别打动我的。
第一,临床所有检测都是病理学的,数字变红就该生病了。功能医学的检测很多都是生理学的,比如我们的内分泌系统、消化系统、代谢系统等等都有很多的正常生理数值,但是这些生理数值只是我们学生理的时候了解,但是从来没有应用过,一定是早期这些生理数值出现问题了,最终才导致疾病。所以,功能医学它关注的是生理学的变化,健康人的生理学的变化。
私人医生网:临床不用生理学指标,是因为生理学指标没有价值?
王树岩:以前的临床医生更聚集在病上,首先是因为我们对生理学的检测没有太好的技术手段。随着现在的科技手段,我们可以从分子生物学水平、细胞水平去研究人体,它是跟科技进步息息相关的。
私人医生网:功能医学是基于分子时代的科学吗?
王树岩:我认为是,它是在分子生物学的水平和细胞水平、微观水平去关注健康。所以功能医学为什么发展得比较晚,必须要依靠科技进步。一个是检测手段的支撑,再有一个人对人体的微观水平的认识,才能够发展到今天才有的功能医学。
私人医生网:关于病理指标和生理指标的区别,这一点能举个例子吗?
王树岩:举个例子的话,比如肝脏。肝脏我们知道临床是查转氨酶,转氨酶为什么会高,因为肝细胞已经破坏了,酶释放到血里了,肝脏的细胞已经出现病理性变化。但肝脏的生理功能是合成功能和代谢功能,也是有相应的指标的。比如肝脏代谢过程中的解毒功能,指的是肝脏可以将体内很多毒素排出。这个过程一般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有很多像羟基化水解反应、氧化反应、还原反应,第二阶段像一些氨基酸的转运过程,包括一些乙酰化、甲基化等反应。
这些反应生理学的指标,如果出现问题了,那么我们身体的毒素代谢就会出现问题,毒素就会蓄积,影响人体。但是这方面,我们平时临床医生从来没有关注过,我们看的都是转氨酶高不高,有没有病毒感染。病理和生理完全是不同层面去研究。
私人医生网:如果拿肝脏举例,您看到的这些生理指标,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
王树岩:可以起到指导作用。我们身体里有很多的毒素,身体很聪明,毒素是被脂肪组织包裹,不会全身跑。第一阶段,肝脏会把这种脂溶性的变成水溶性的。第二阶段,要把这些水溶性的迅速排出体外。这是我们肝脏的两个阶段。如果水溶性的不排出体外,它对身体的危害更大。
从我的角度,我就发现,很多神经系统病变的,像儿童的自闭症、多动症,包括老年的帕金森氏病,还有阿兹海默,你会发现他肝脏的第一阶段功能不好,所以这些毒素就在脂肪组织中沉积,而我们的大脑、神经系统好多都是脂肪组织构成,它会跟我们一些病变远期是有影响的。
第二阶段,这种水溶性的毒素更毒,所以很多肿瘤的病人会发现他的肝脏代谢毒素的第二阶段不好。这样,我们就会根据他肝脏不同代谢的功能进行干预了。像肝脏第二阶段甲基化功能下降,我们给他提供甲基供体,比如活性5甲基四氢叶酸,实际上就能很好地强化肝脏的这种代谢,对DNA是一种保护,对我们整个身体健康是一种维护。
私人医生网:第一点明白了,功能医学打动你的第二点是什么?
王树岩:第二点,功能医学把人看成一个整体,原来的西医太专注于专科了,看头的不管心,看心的不管肺,看肺的不管胃肠,但是人能不能切开?功能医学来源于西医,但是从哲学角度,它把人看作一个整体,会把人的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免疫系统、代谢系统、营养与毒素看做一个整体,衡量之间的动态平衡。
私人医生网:哲学上跟中医是相通的?
王树岩:相通的。
第三点是一个非常好的亮点,讲的是个人生化体质的独特性。这个事情非常打动我,我给您举一个例子,比如过敏,通常意义上的过敏,检测过敏源,然后停掉,另外就是外用的和口服的激素和对症的止痒药。
在功能医学上分析过敏,我个人的临床经验跟以下三关系。
第一当然跟跟接触这种过敏源有关系,比如饮食、药物、尘螨等。
第二,我发现很多人跟肠道有关系,因为消化系统是人体最大的免疫系统,占免疫功能75%左右,而过敏是免疫失衡。中医以前讲“大肠与肺相表里,肺开窍于皮毛”,中医医生经常通过调理肠道来治皮肤的问题。那么功能医学可以通过检测评估消化系统的微观环境。从消化系统的功能来看肠道的微生物环境是不是健康,小肠的黏膜完整性、消化酶的消化功能,还有肠道的吸收功能是不是健康。把肠道调理好了以后,我很多病人过敏也好了,因为他免疫维持到平衡了。
第三跟压力非常有关。大家都说压力大了能让人生病,但是怎么生病,什么原因。其实人在压力特别大的时候,特别是长期慢性压力的时候,我们体内自身肾上腺功能下降,出现肾上腺疲乏症候群,皮质醇分泌不足的时候,人也处于一种高敏状态。
我从功能医学的角度会从压力状态、消化系统和过敏源这三方面来看过敏。每一个人的过敏可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特别喜欢的功能医学是一个特别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我不是用一个方法治疗所有疾病。


发表评论
分享: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现在注册
hughxu 1人点赞 赞一个!功能医学定义:是一种完整性并具有科学基础的医学,除了治疗疾病外,它更提倡健康的维护,利用各种特殊功能性检查来了解个人体质的独特性再依其结果设计一套『量身订做』式的干预方法去修复生理、心理和结构平衡,进而达到治疗疾病和促进健康的目的。 17/04/25 08:01
关于医生
王树岩老师
功能医学医生网创始人
中国医学会健康管理分会 功能医学&抗衰老学组委员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抗衰老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功能医学医生网”创始人
美国功能医学研究院(IFM)会员
通过IFM考试认证的第一位中国医生
美国抗衰老协会会员及认证医生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306医院 永悦国际功能医学暨抗衰老中心 医学总监
曾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心脏中心 副主任医师
曾任美国路易维尔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访问学者